2017/08/27

《對角》CH3_勝茶

#MHA
#我英
#勝茶

接續上一章。

 

〈三〉

將罪犯順利移交給警察,此時兩位英雄已經被人潮外三層裡三層地包圍。

「快看,是爆心地!」

「還有無重麗──」

「爆心地──」

「天呀快拍照,我要拿去跟朋友炫耀我遇上爆心地──」

啊啊……真不愧是人氣英雄……

麗日偷偷瞄了身旁的男子一眼,一身便服打扮的爆豪勝己同學面無表情。

畢業三年,看來這傢伙個性收歛許多呀……麗日心想。

下一秒,對方視線與她對上,明顯蹙起眉頭。

「那個──爆豪君,好久不見,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呢?」

「不用。」

對方反應冷淡,但這生人勿近的態度一點也沒教麗日卻步,她揚起大大的笑容,拍了他一掌。

「唉呀,老同學見面幹嘛那麼見外!走啦走啦一起去吃飯,我還沒吃晚餐呢!」

「……為什麼我得和妳這傢伙共進晚餐呀?」他一臉不快。

「有什麼關係,爆豪君也還沒吃吧?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,你的事務所不是在這區呀?」

「和妳沒關係。」

「啊啊!慘了,我東西買到一半!完了東西還丟在超市,爆豪君快!快陪我回去結帳!」

「啊啊?!……喂、別拉!喂──」

……

三十分鐘後,爆豪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和某人坐在居酒屋內吃起飯來……

還兼拍桌。

「追個小混混也追成這德性,妳這幾年的訓練都被狗吃了嗎?」

「我、我哪知道一個搶超市收銀機的小混混會有那種奇怪的個性!而且我下班了,這不是一時大意嘛!」

「啊啊,一時大意就可能丟命了!」

「我知道啊。」

「知道還敢糊塗!」

「唔……爆、爆豪君還不是──啊啊上次是誰被弄斷腿送進醫院?我想想……不就六月時的事嗎!」

「……那是任務。」

「任務還敢大意!爆豪君這幾年受的教訓都被狗吃了?」

「我殺了妳──」

幾杯清酒下肚,兩人相互吐起槽來。所幸他們還知道自己公眾人物身分,刻意挑了有包廂的店家,要不晚點網路上肯定就能看到兩位英雄活像小孩子吵架的視頻。

大口吃飯,大口喝酒,爆豪板著張好似被人欠了幾千萬沒還的臉,然而這態度卻是麗日極為熟悉的,真實的爆豪。

她忽然笑了出來。

「笑什麼?」

「感覺好開心哦!」

「啊啊?!」

「可以見到爆豪君……我們超~~久~~沒見面了呢!」

「……啊啊。」

「上次同學會你沒來嘛。」

「有什麼辦法,任務中。」

「我知道哦,大家都知道,那時我們還一起看電視上的追捕轉播呢。」她笑。「爆豪君在電視上很帥哦!真的完全是名超級英雄了!」

「……妳喝多了?」

「哪有!」

爆豪心裡默數了下剛才追加的酒,扣除自己喝掉的量,得出結論。

「夠了,不准喝了。」他抽掉她面前的酒杯,推了另一個杯子過去。「喝茶。」

「誒~~」

「閉嘴,喝。」

麗日心不甘情不願地捧起新的杯子,嘟嚷道:「什麼嘛,好像只有我單方面開心,爆豪君真冷漠!」

「……」爆豪額上青筋突突跳。「醉酒的人沒資格抱怨。」他幾乎是咬牙說道。

麗日嘟著嘴巴,把茶灌進肚子裡。已經微醺的她臉頰紅撲撲的,爆豪看了她一眼,將臉別到另一邊去。但才沒一會兒,眼角瞟到偷偷摸摸想順走酒瓶的那隻手時,他直接爆炸。

「就叫妳別喝了!聽不懂人話嗎,肥婆!」

「老同學難得見面怎麼能不喝酒!爆豪君才是該多喝一點!」

「妳這傢伙怎麼看酒量都不怎樣,給我差不多一點!」

「胡說,我酒量很好的,別小看我!」

酒瓶在三隻手角力下懸在空中顫抖,單手握住酒瓶的爆豪明顯佔了優勢,但麗日死巴著他的手不放,甚至推擠他的臉。兩人的臉在彼此的指掌關愛下變得扭曲,這荒唐的場面氣得爆豪幾乎冒煙。

最後拗不過這瘋狂的酒鬼,平時對敵戰力超強的爆心地敗下陣,只能又讓她喝了些。

「等等妳就別醉倒在路邊!」

「才不會!」

「啊啊,我等著看『無重麗』上新聞。」

「才不會!爆豪君壞心眼!」

「呿!」

東拉西扯吐槽滿載的一頓飯吃了快三個小時。兩人步出店家時,原本熱鬧的路上只剩零星的應酬上班族了。

這時間電車也已停駛,爆豪看了眼明顯有醉意但走路還算穩的麗日,板著張臉的他邁步往前走。

後面那傢伙有些搖晃地跟了上來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妳跟著我幹啥?!」

「……誒?」被吼了一句的麗日如夢初醒。她晃晃腦袋,看了下周遭。「呃……續攤?」

「這時間妳還想去哪續攤!酒鬼給我回家去!」

「啊……啊。」麗日點頭,看來是接受了這事實。「那爆豪君呢?」

「回家。」

「不坐車嗎?」

「走路。」

「咦,原來爆豪君住附近嗎?難怪會出現在這區。」

「嗯。」某人算是認了這事。

「那……那好吧。爆豪君晚安。」頂著張淡妝蓋不住的紅臉,麗日咧開笑容,朝爆豪揮揮手。「今天很開心哦~~爆豪君再見!」

爆豪抿脣。

踏著虛浮的步伐,麗日像隻快樂的小鳥轉頭往另一個方向走。

一身酒氣的她哼著斷續的調子,步伐虛浮輕快,在路上自得其樂。

走出一段路後,輕快的腳步慢了下來,喉間的曲調漸小,一股熱意在眼眶匯集,燙落兩行水液,夜風吹撫過的臉頰,冷又涼。

她在路邊蹲了下來。

一會兒,有腳步聲靠近,黑影迎頭籠罩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就說會醉倒路邊。」

「……才沒有。」

「起來了,我送妳回去。」

「我自己會回去。」

「吵死了,醜女就安分點,不要半夜在外面遊蕩。」

「我才沒游蕩──哇啊?!」

一聲尖叫,蹲在地上的麗日突然被人一把抱起。她急忙遮住自己的臉。

「那麼醜有必要遮嗎?」

「不、不關爆豪君的事!」

「啊啊。」某人敷衍地應了聲。以公主抱的姿勢帶著懷抱中的傢伙離開原地。

麗日在他懷中不安地扭動著。「好、好了,我很重的,快放我下來。」

「是很重。」

「唔……也、也沒那麼重吧!」

「吵死了,妳家到底在哪?」

「說了我會自己回家──是說爆豪君幹嘛跟著我?」

「誰跟著妳了,醜女。」

「那就放我下來啊!」

「喊了一晚了妳煩不煩吶?」

「爆豪君才是煩死人了!」

「啊啊?!」

「明……明明那麼冷淡,又假好心!」

「……我遲早有天殺了妳。」爆豪咬牙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說話呀。」

「爆豪君不是說我太吵嗎。」

「妳這傢伙喝醉就會開始鬧脾氣?」

「我才沒鬧脾氣!我只是覺得很討厭……」

「啥?」

「我也不知道……」

「……我幫妳攔車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來到最近的路口,麗日被放下,安靜地站在高大的男人身旁,讓他替自己招計程車。

夜色中,爆豪的側臉同往常般,明明是俊美的臉蛋,在那冷峻表情下卻顯得極不好親近。

但她知道的,他是個貨真價實的英雄。

這一切舉動,都只是出於好心而已……

燈光閃爍,計程車停在兩人面前,她安靜地坐進車裡。抬起頭,看到正要幫她關上車門的爆豪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兩人的聲音都極輕,車門關上,切斷了這晚的偶遇。再見不知期。



留言

秘密留言